「过去几年来…在和平与安定的两岸关係之下,台湾海峡已经成为和平与繁荣的大道。」

2013年4月,马英九总统在台北会见来自美国智库「国家亚洲研究局」(U.S.NationalBureauofAsianResearch)的代表团时这幺说。

打破迷思:麻烦製造者陈水扁,和平製造者马英九

就在几年前,台湾海峡还经常被形容成是潜在的冲突点或是「火药库」。现在,台湾海峡—感谢马总统和北京改善关係的政策,毫无疑问的—已经是「和平大道」,这样的形容对全世界的战略家和官员来说,听起来就像音乐一样美妙,尤其是这些人正忙于应付各式各样的紧急状况:从恐怖主义、全球暖化、经济危机,到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马总统在进入第二任任期的第一年内(事实上,他更早前就开始这样说了)宣称,他已经成功地改变了两岸关係的动力,而在这之前的几十年当中,这股动力一直处于危险边缘,在冷战初期,甚至还一度变得极其危险,差点在刚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之间引发核子大战。

自从马英九在2008年当选总统以来,和平这两个字就一直被挂在他嘴边。如果你从马政府(以及很多外国政府)要你看的角度去看,没错,台湾海峡两岸的关係确实大幅改善了。从2008年以来,海峡两岸共签署了多达21项协议,触及了从打击犯罪到投资各种层面的问题,其中包括被广为宣传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两岸直航也已实现,可以从台湾直飞中国大陆的几个城市,不用再很麻烦的跑到香港去转机了。观光也大有起色:在2014年,有多达400万名中国观光客来到台湾。几千名大陆学生目前在台湾的多家大学就读,这对目前因学校太多而招不到学生的台湾大学院校来说,是很大的帮助。两岸的高级官员—先是半官方的两岸谈判团体的人员,接着是内阁级别的代表—已经可以进行直接对话,现在更几乎成了例行工作。最重要的是,贸易和经济往来,包括银行业在内,已经稳定开放。

表面上,从2008年以来,台湾和中国的关係经历了极不寻常的变化,不到10年前,这是令人无法相信的,更别提中国内战结束,蒋介石的国民党被迫逃到台湾来之后的那50年间了。

眼前的和平并非真实和平

不过,儘管有以上种种发展,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根本就连接近和平也称不上。任何够格的政治学家都会很愿意告诉你,没有战争(北京从来没有放弃过动武的念头,即便它和台北之间的谈判进行得很顺利)并不代表没有「冲突」。我们所看到从2008年以来的两岸关係和缓,不过是发生在表面的层次,很少触及—如果有的话—真正的政治问题。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像这样的关係和缓早已存在,并且也真的在各个层级降低了紧张关係。

但是,基本问题并没有改变,事实上,根据最近的发展,包括台湾和中国都显示出这样的和解年代不过是一段简短(以及并非一定是不受欢迎的)的空窗期。我们高兴的太早了。台北和北京交流的腔调已经改变,根据马总统和两岸官员的说法,和平已经来临。事实上,马总统过度强化了这项讯息,因为海外有一批包容他的支持者,而且,北京政权可以从这些发展获得很多好处。2009年6月,多伦多大学荣誉退休校监和当时还担任多伦多参议员的利德蕙(ViviennePoy),在滑铁卢大学作专题演讲时就凸显了此一问题。她的演讲题目为「中国的香港与澳门后殖民转变:对台湾海峡两岸和加拿大—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係的意义」(Post-ColonialTransformationsinChina』sHongKongandMacau:ImplicationsforCross-Taiwan-StraitandCanada-PRCLinks),但在演讲中,利德蕙几乎没有谈到台湾。事实上,在通篇演讲中,台湾只佔了三行文字,提到从马在前一年大选中获胜以来,「中国的两岸关係」已经「大幅改善」。显然,在她看来,光是一年的时间就足以让她作出这样的结论:六十多年来的敌对状态已经被推翻。此外,在香港出生的利德蕙用来支持其论点所举的例子,其实很值得质疑:「中国移动」宣布要收购台湾第三大行动通讯公司「远传电信」12%的股权。另一项「重大」发展是,北京「给予」台湾在「世界卫生大会」(WHA;WorldHealthAssembly)观察员的地位,但须使用「中华台北」(ChineseTaipei)这个饱受质疑的名称。在整篇演讲里,另外唯一提到台湾的时候,是在接近结尾的部分,利德蕙说,台湾可以充当进入中国的一个「门户」。

我们忍不住质疑,利德蕙是否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在她的演讲中提到台湾海峡,除非她的用意是要说明台海关係现在已经好转了很多,所以值得我们注意。她的整篇演讲都在责备渥太华过于专注人权问题,因而伤害到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的良好经济关係。但是,再一次的,对此我们真的应该感到惊讶,因为和利德蕙一起合编、并把她的演讲收录在书中的那位编辑,就在书中的〈前言〉里写道,只要更加了解中国,就可以帮助加拿大「走出因为过度强调目前仍然普遍存在于中国社会的社会和人权问题而造成的外交政策死角」。

当然,抱持这种态度的不只是利德蕙一个人。外国媒体、学者和知识分子很快就去拥抱台湾海峡发生的这项改变,并且正面看待。外国新闻记者和学者所写的每本书和文章,几乎被迫一开始都要强调这个主题:自从2008年以来,台湾和中国的关係已经「大幅」和「显着」地获得改善。很少有人愿意用正确的内容来佐证这些评论。「和平」或关係「明显」获得改善,成了新的口号。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台湾岛内的所有迹象显示,台湾出现了更为团结的民族主义,或者,中国还在持续扩大对台湾的军事威胁,并且加强它对台湾岛内的间谍活动—根本就没有两岸关係「显着」改善的迹象。

更妙的是,和平已经降临的这种想法,竟然让国民党、中国当局、外国媒体和官员,把民进党和马总统前任的陈水扁总统,形容成是「反中」和「麻烦製造者」。不消说,在台湾的选举中,这种说法被运用到极致,尤其是在华府和其他外国首都和官员交换意见时,因为这些官员很希望台湾海峡能够降低紧张情势。

虽然有充分的理由去批评陈水扁领导的民进党,但马是「和平製造者」,陈是「麻烦製造者」这样的观点,大多是出自迷思和错误的假说,而如果目标受众对此不再抱着怀疑的态度,或是因为太忙而不愿意去注意历史细节,那幺,这些迷思和错误的假设就会变本加厉。或者,如果上述的受众会因为台湾海峡安定而获得经济上的好处,不管这样的安定有多幺人工和短暂。像这样的认知对国民党的系统有利,但会对民进党带来很大的困难,迫使它必多处于不断向抱持高度怀疑的全球对话者解释的立场。另外一个额外的影响是,在台湾,所有反对国民党和其政策的人,都会被归类在民进党的大伞下,并且经常会被冠上「反中」、「亲台独」和「不理性」等字眼。在前一章已讨论过的、缺乏有关于台湾的一些细微知识的情况下,国民党、北京和他们的海外友人们都会获得很大的好处。媒体几乎阻隔了台湾政治主要的部分,公民社会和所谓的第三势力完全无法出声。结果,任何人只要反对国民党,就一定要加入民进党,否则,就会被别人「操弄」。后面对此会有更多讨论。

打破迷思:麻烦製造者陈水扁,和平製造者马英九

陈水扁的错误与困局

当然,就如同我们刚刚看到的,民进党在这方面并非完全没有可被指责之处。陈水扁政府确实做过导致台湾海峡紧张的事,并且疏远它在华府的主要盟友。例如,它坚持使用代表台湾国家地位的象徵,或者,它的一些官员有时会让外国的外交官大为惊讶,因为他们会公开宣传本应保密的会议,这造成了外国政府的愤怒,而且不满的情绪持续至今,这是我在2014年年底和某个西方国家的官员对谈时发现的。陈水扁总统在第二任任期快要开始时争取台湾内部更「强硬派」的支持,结果造成排他性(族群)民族主义出现,这同时也破坏了台湾内部和台湾海峡对岸的关係。

不过,这个故事有另外一面。例如—这一点很少被提到—陈总统真的有维持他在第一任任期内向美国作出的承诺,他没有宣布独立,也没有寻求修改宪法。小三通也开始了,他的政府还多次向北京递出橄榄枝,这些举动如果获得北京相对的回应,可能就会造成像在马任内那样的自由化。但北京拒绝对话,立场反而更加强硬,迫使陈总统最多也只能作到这个地步。

另一件破坏陈总统形象的事情,就是他努力想要强化台湾在全球的声势,但当时的国际背景对他的这种努力却极其不利—而且,在这件事上,他的顾问们辜负了他的期望。如果我们从民族自决的角度来看民进党当时採取的行动,并没有什幺是会被视为是不法的。毕竟在世界很多地区,民族自决是可以被接受的原则,而且,自从柏林围墙倒塌后,有多个国家正是根据这个原则建立起来的。但对陈总统来说,不幸的是,他这样的努力正巧碰上了中国以经济大国的姿态「窜起」之时,这肯定会破坏国际社会对于台湾民族主义的支持。甚至,更不幸的是,至少在一开始是如此,陈总统竟然决定在一个全球各地出现都出现危机的时刻里发出一些噪音。基于我们只能猜测的一些原因,陈的顾问们居然没有向他简报,2001年9月11日,盖达组织发动恐怖攻击,接着就是在那一年年底美国入侵阿富汗,以及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这些事件都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书名:岛屿无战事:不愿面对的和平假象作者:寇谧将(J.MichaelCole)出版社:商周出版出版日期:2016.02http://www.cite.com.tw/book?id=65585